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公司新闻 > 文章详情页
公司新闻
联系我们
免费电话客服热线客服传真在线客服免费电话
热门产品
点焊机
 
上一篇:滚焊机,直缝焊机,中频逆变直流滚焊机操…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 2015 深圳市福威特焊机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销售热线:0755-27253606  传真:0755-27253606  官网:13527902253

地址:深圳市宝安区沙井街道新二红巷工业路2号4楼 粤ICP备13010855号.

福威特焊机专业生产电阻焊机、碰焊机、中频点焊机、储能点焊机厂家.自主设计,产品种类多.

  • 主页
  • 产品展示
  • 官方网一肖中特平
  • 一肖中特公开验证
  • 主页 > 官方网一肖中特平 >

    市公司深度报道 招股书蹊跷多 伊戈尔能否实现15年的上市梦?

      发布时间:2017-11-10 11:30

      11月10日,是伊戈尔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伊戈尔”)的大日子,因为这家成立于1999年且成立之初就有海外上市打算的公司终要上会接受审核。公司内资-外资-中外合资-内资频繁切换,兜兜转转近20年之后,终于走到距离A股最近的地方,但是就在发审委愈见严苛的当下,历史“故事”多、业绩波动大、子公司普遍经营不善的伊戈尔能否一了近15年的夙愿登陆资本市场仍悬念重重。

      招股书显示,伊戈尔前身成立于1999年,公司主营消费及工业领域用电源及电源组件产品的研发、生产及销售,产品主要集中应用于节能、高效、前景广的照明、工业自动化及清洁能源行业。

      有意思的是,伊戈尔用了大量篇幅来阐述公司历史沿革,因为自2003年开始公司就有海外上市打算,且近20年来公司始终都想上市,期间经历了一系列眼花缭乱的股权转让,股东更换频繁。

      公司前身设立4年之后的2003年底,日升公司有了海外上市的目标,肖俊承、沈建、王一龙、杨业恒、傅静、张泽学、郑红炎将各自持有的日升公司65%、8%、6%、6%、5%、5%、5%的股权转让予BPI公司,BPI公司是公司实际控制人肖俊承及其他6名境内自然人在英属维尔京群岛投资设立,日升公司变为外商独资企业。

      4年之后公司还没在海外上市,2007年为激励管理人员和业务骨干,此时已经叫伊戈尔有限的公司又变更为了中外合资企业,BPI公司向由伊戈尔有限部分管理人员和业务骨干持股的禧尼尔公司转让8%股权,禧尼尔公司以1元注册资本作价1元的价格收购。同时,中比基金、湃龙公司和美林鹏程还向公司增资,公司注册资本由380万元增至431.0470万元,增资价格以公司2007年预计实现利润及8倍市盈率为基础确定,新增注册资本由新增股东以9,000万元认购,溢价部分8,948.9530万元计入资本公积。粗略算来,中比基金、湃龙公司和美林鹏程认购价格大概在1元出资额作价176元。

      又过了几年,到了2010年,公司上市进程延缓,外部投资者受金融危机影响对上市预期发生变化,决定退出公司,公司亦决定缩减股本。公司分别以自有资金55,475,807元、33,285,272元、11,095,091元向中比基金、湃龙公司、美林鹏程回购其持有的公司股份。

      2010年公司还决定撤销红筹架构并将控股权转移至境内,由原BPI公司实际控制人肖俊承设立的麦格斯公司、王一龙等人设立的英威公司分别承接BPI公司持有发行人的部分股权。同时,根据公司发展需要,引入境外投资者。2010年11月16日,BPI公司与麦格斯公司、英威公司签署《股份转让协议》,BPI公司将其持有的股份以1元/股的价格转让予麦格斯公司和英威公司。同日,BPI公司与启成亚太(香港)签署《股份转让协议》,BPI公司将其持有的3,712,200股股份以5.3876元/股的价格转让予启成亚太。另外,2010年11月18日,公司股东大会通过决议,同意上述股权转让,并同意公司增加注册资本1856.8万元,分别由安格视公司(香港)、汇顺国际(香港)、大华投资(香港)认购,增资价格为5.3876元/股。这一次公司还签订了对赌协议,承诺2010-2011年净利润不低于4800万元和6240万元,若2016年6月30日前还未上市则2013年净利润不低于9800万元,否则就要补偿及回购上述投资人股权。

      很明显,那几年公司并未实现利润承诺和上市承诺,2014年汇顺国际(香港)等几家投资机构退出,但股份却转让给麦格斯公司和英威公司。

      当然,送走两茬投资机构之后仍未实现上市的伊戈尔并未死心,2015年公司再增资扩股,增加注册资本989.9275万元,分别由张泽学以1,500万元认购3,712,228股、邓国锐以1,500万元认购3,712,228股、鹏峰创智以1,000万元认购2,474,819股。并与邓国锐、张泽学及鹏峰创智分别签署对赌协议,约定若在2020年6月30日前还不能上市等增资方有权要求发行人或麦格斯公司、英威公司及凯诺特公司回购其持有的发行人全部或部分股份。蹊跷的是,随后公司又称取消了对赌协议。公司历史沿革故事多样,期间多次股权转让价格差异悬殊,商业合理性存疑,最后一次对赌协议签了又莫名撤销,蹊跷连连。

      除了历史沿革疑点重重,伊戈尔的现状也并不亮眼,最近几年业绩极不稳定。招股书显示,2013-2016年、2017年1-6月公司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8.18亿元、8.06亿元、7.98亿元、8.81亿元、5.17亿元;但对应的净利润分别为4148.15万元、2697.49万元、12686.18万元、7119.87万元、3894.28万元;扣非净利润为3998.88万元、3601.55万元、3884.10万元、7425.36万元和3815.58万元。

      很明显,公司近年业绩波动剧烈,2013年之后两年营业收入规模持续下降,净利润在2014年降至低谷,但2015年净利润凭借转让子公司的非经常性损益又出现暴增,但2014-2015年扣非后净利润一直在2013年的水平之下;2016年公司营业收入较2015年增长10.29%,但扣非后的净利润却同比增长91.17%。

      就在公司业绩极不稳定的同时,公司境内境外多数子公司经营不善,前景堪忧。金融投资报记者梳理发现,境外子公司中仅有1家经营状况好看,其余6家差强人意。德国伊戈尔2003年设立,但十年之后净利润并不理想,2015年、2016年、2017年1-6月净利润分别为-24.23万元、41.23万元、-93.78万元洛杉矶伊戈尔2010年设立,2015年、2016年、2017年1-6月净利润分别为-3.94万元、-46.94万元、-132.89万元,亏损持续扩大;孟加拉伊戈尔2007年成立,但孟加拉历史背景复杂,其、文化、产业现状及发展与公司预期相差较大,业务开展难度大,孟加拉伊戈尔业务发展缓慢,公司于2013年暂停孟加拉伊戈尔电力变压器生产,在营业的2013-2014年公司持续亏损,终于在2015年转让出去了;日本伊戈尔2010年设立,业绩波动剧烈,2015年、2016年、2017年1-6月净利润分别为57.91万元、-143.57万元、194.24万元;巴基斯坦伊戈尔2011年设立,但一直未开展业务,2017年注销了;莫瑞典伊戈尔2015年设立,但一直亏损,2015年、2016年、2017年1-6月净利润分别为-37.42万元、-95.40万元、-168.48万元。

      无独有偶,其境内子公司日子也不太好过,6家境内子公司4家要么亏损,要么经营不下去而转让。其中,顺德伊戈尔2008年成立,目前总资产1.5亿,但是2015年、2016年、2017年1-6月净利润分别为-49.24万元、31.11万元、-4.24万元;上海钦和2011年设立,持股70%,但2012年下半年就停止生产经营,2013年完成注销;的特非晶虽然是当地政府规划需要而转让,但根据招股书显示,该子公司几千万的资产规模,2014年净利润仅87.66万元,2015年上半年还亏损211.69万元,经营也难言乐观;上海沪可2013年成立,一样业务开展困难,2014、2015年净利润0.22万元、-8.01万元,2015年底就将公司转让出去了。

      伊戈尔业绩极不稳定,拟募投金额也不稳定。在2016年的招股书中,公司拟募资3.35亿元建设4个项目,除了2个主营产品扩产和研发中心项目之外,还拟募资7000万用于偿还银行。但是到了2017年最新披露的招股书中,公司募资增加8000万,还主要是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和偿还银行。

      招股书显示,伊戈尔2014-2016年、2017年1-6月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8092、92万元、8473.35万元、7569.83万元、4627.79万元,公司现金流并未在一年间发生明显变化。同时,上述各期公司流动比率0.86、1.50、1.29、1.33,速动比率0.59、1.17、0.86、0.97,也并未有显著变化。甚至连资产负债率也在下降,各期分别为58.11%、41.16%、42.27%、44.81%。

      公司在两份招股书披露期间偿债能力并未发生显著变化,但公司却拟新增8000万募资额补充流动资金,比较蹊跷。值得注意的是,公司一边大手笔募资并新增募资,一边却是在申请上市之前大笔分红。招股书显示,2013年度至2015年度,公司各进行了利润分配,额度分别为1.96亿元、1603.68万元和6058.36万元,三年累计分红高达2.72亿元。

      另外,公司在招股书中多次阐释公司产能不足,所以拟募投新能源用高频变压器产业基地项目和LED照明电源生产项目以解决产能瓶颈问题,但是在招股书中对两项目建成后到底将新增多少产能只字未提,反而给出了看似十分可观的项目效益预计。

      伊戈尔招股书蹊跷甚多,疑问重重,金融投资报记者将相关问题发至公司,但截至发稿仍未获回复。明日伊戈尔能否带着这些问题通过越加严苛的发审委审核,本报将持续关注。

      11月以来的三个交易日,大盘指数一涨两跌。伴随2017年第四季度中期的到来,A场将会在接近年底的时间段内演绎出怎样的走势?

      本周三,大盘返身向上,周四一举攻克3400点整数关,并连续两天收在3400点之上。被耽搁两周的“秋抢”行情,终于又回来了!

      两市7日高开高走,沪指顺利站上3400点整数关口,成交量亦有所放大。随着大盘连续反弹,两市涨停个股也在明显增多,达到47只,仅1